本垒打君

什么都不雷的。

还是鹿鹿
良心发现给前辈套上了衣服(…)

原本买定狼兔股的我也开始怀疑人生了。作为人属真的能理解这种纯度的情谊吗…

他们越是想让对方回到“原本”越是推得更远,才会有了黑白颠倒的双方,才会有鹿温柔地看着灰狼,眼神就像在告诉他“光明于我本身就是束缚”…(开始胡言乱语)

总之虽然都是哺乳动物人科怎么能理解犬科和鹿科的心情呢!(捶地)

以及下次一定会要攒住图再发😞…

路易前辈可是有着无论动物还是人类都能理解的帅气的啊…!!(破音

胖达和狗子还有胖达还有胖达和胖达(咱们裸熊那头)

并看不到眼睛的豪彬先生

另外大哥和小弟(?)的相处模式真可爱啊

容易豪彬先生画得过于阔爱,因为是胖达呢(…)

beastars超绝好康的…!!!

beastars真好吸…!!

草食系灰狼了解一下

p2狼羊
每晚一个电话什么的的,新婚夫妇吗(。)

画到一半才想起要搞一套…算了

老夫夫情趣普雷…随便什么吧

猴子捞月(不是)

以及摘一颗boss酱

时光旅行警示指南

填一个坑,好久前的脑洞

补子和快递小哥,算友情向, ooc

别讲时空驳论我不管()

      “我们在麦克老爹油吧等你,早点儿过来。”

      “得了老兄,等威震天被揍的时候替我叫声好——这可是咱们转展半个神机天城的一半意义。顺便一说,另一半是找小诸葛那个呆头。”

       “别忘了,找不到“那个呆头”我们就会……”

       “嘭——咔,然后消失对吗?别这么悲观,荣格,到现在为止我们只不过是经历了一回失败的跃迁,干掉了一只火种吞食兽载了个威震天在船上外加差点齐刷刷消失在时间线错乱而已,跨越时空找一个痴情的疯狂科学家?得了吧,这不可能成为最刺激的那件~”

        心理医生在另一头叹了口气,对面的两个大块头机仿佛下一秒就会抄起自己朝对方脸上扔去,并且绝对不会顾及自己的感受:“这就是通天晓不让你自己行动的原因——等等,你是还在三个街区以外的地方转悠吗?”

        “什么——?!我没迷路…我是说,三个街区而已,我保证下一赛秒你就能看见心心念念的舰长的脸了~耐心点,你平时给老救做芯理疏导的功夫哪去了?”

        “第一,那样的耐心我在一个恒星周期里也就拿的出来那一回,第二,补天士,如果待会油吧斗殴我被甩在威震天的桌子上,那都是你的错。”

          荣格只好又往卡座里缩了缩。

          “怨气使tf主芯片生锈——你没听老救说过吗?这是他的座右铭,威震天的办公桌上也有这么一句,就刻在左上角呢,”补天士继续他越来越没边儿的胡诌,“我打赌他现在已经默念了这句话一百来遍,恨不得在铁桶里放十个干冰袋…哇哦,我看到麦克两个字了,不远了荣格!胜利就在眼前!!有我陪你说说话是不是好受点,荣格大师?”

         “没有。还有你是隔着两条街看到的吗?”隔壁的大个子已经在要第五杯高纯了,心理医生觉得没那么乐观。

         “呃…我用老通的数据板架发誓,最多再过一两个周期就————哇啊!”

          “怎么了?我听见某块合金板正和你的漆刮在一块儿——这是不是代表一两个周期你没法到这儿了?——补天士——?补天士?”

          冷静,荣格。着急赶路的补天士,战前的街区,不难推断出早晚会出场车祸,对不对?荣格拼命忍住朝内线大吼的念头,默默在备忘上记下把救护车的座右铭刻在诊疗室的门上一项,“好吧,处理好再来也不迟,补天士。记得赔偿损失……补天士?”

          留给老实宽容的心理医生的只有内线切断的电磁回音。

           噢,隔壁的大块头已经在拿拳头往他身上比划了,去他的补天士。

           补天士也很想让自己冷静——然而火种的一悸不光来自机体上触目惊心的一道划痕和掉落在一边的装饰角,眼前几乎是趴坐在地上的tf更让他发声器堵塞似的说不上话。

           这老兄前是配送员?他以前就这么矮吗?不不他的装甲板怎么现在就这么结实?补天士选不出一个更合时宜的问题来问自己,任着急急慌慌蹭过来的tf检查伤势。

            “普莱姆斯在上,你的漆!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会申请调解赔偿!真庆幸上个恒星周期我没有支出配给,不然又要贷款啦.."tf站起来拍了拍胸甲上的灰,“呃..伙计,伙计?"

             我大概赔不起一个脑模块……大黄蜂在经历了迄今为止最沮丧的一天后只能又添上了更加沮丧的一笔。

              他应该拒绝这个跨省快件的。

             大黄蜂重新看了看这个正用赢了比赛正亲吻赛场的竞速手的姿势愣神的tf:他的漆可真新,尽管还留着被自己角雕蹭出来的刮痕,还是闪亮得像个定期做漆面护理的上层人士。他是赛车手吗,或者脱口秀明星?

              配送员伸手拍了拍“赛车手”埋在一大堆金红色角饰里的音频接收器——像飞过山对待每一个不管用的充电床那样。而脑模块转过弯来的补天士一把攥住了伸到眼前的黄色小臂甲。“哇哦。”小个子吓了一跳,他差点就要叫来治安队自首自己把tf撞到痴呆的罪行了,“感谢普莱姆斯…你现在觉得怎么样?我会带你去最近的医疗所,毕竟责任在我。”

              “别普莱姆斯来普莱姆斯去的…我不记得你是个神信论者啊,”补天士的确感觉主芯片状况不怎么乐观,他甚至忘了老通缩减之后还有三百条的时光旅行警示,咧着嘴角跟以前似的调笑小个子。“给你推荐个更可靠的…补天士怎么样?”

               “伙计咱们真的得给你的脑模块做个扫描…”大黄蜂撇着嘴把手臂从对方手里抽出来,“补天士?你还不如说自己是十四天元下凡——我会信的。”

        在讽刺我这方面上他是不是五百万年了都没变?补天士都要怀疑这家伙是不是大黄蜂从奇点里钻出来又复活了,他一手攀着大黄蜂不算高的肩甲站起来,突然想到了什么,带着一面甲的不怀好意贴近小个子。

         “嘿,是不是有谁说要负全责来着?”


          大黄蜂的沮丧记录上又添了一笔。尽管他现在正坐在软和的油吧凳子上捧着一杯浓度正好的饮料,而面前金红色涂装的tf正把自己那一份能量蛋糕推给他。

          但这也意味着自己会耽误下一个运件,以及下下一个。

          “怨气使tf主芯片生锈——如果你现在不怎么开心可以再默念几遍。”补天士看着对面那张闷闷不乐的六边形小脸幸灾乐祸着,“我只是想找个人陪我耽误时间而已,大黄蜂。”

           “如果这能让你满意的话…等等,你知道我的名字?!”大黄蜂呛出一口能量饮料,“你认识我?”

           “我想我们可能以后会认识?”补天士觉得这怎么听都像老套的搭讪,还是继续胡诌了下去,“如果我告诉你你以后会带着十几个汽车人一块儿在一个都是泥巴的星球上打仗然后为了拯救宇宙和某个整张脸只有灯泡的家伙决战水晶城,这像不像十四天元下凡会干的事儿?”

           “…你刚刚说了什么?”大黄蜂瞪大光学镜指指自己的脸侧,“刚刚那一撞搞得我的音频接收器时好时坏…”

           这又是什么定律吗?补天士皱了皱眉头,剧透屏蔽之类的?“噢,算了,那是我从你的员工卡上看到的…吃你的能量蛋糕,你最爱这个。”

           “这很奇怪,我们之前是什么朋友吗?”小个子稀溜了一口饮料和着蛋糕咽了下去。

          “相信我,就算认识,我们也不会是朋友关系——也许你是个之前每个周期都找我要签名的粉丝呢buggy”补天士支起脸看着对方鼓起来的面甲一点点再瘪下去:大黄蜂在外表上就没怎么变过,可在地球时他和人类讨价还价的那口劲儿就是让人觉得不怎么样,而眼下他简直算得上是个人见人爱的小家伙!

           补天士想到等大黄蜂过上养老生活了会不会再像这么讨人喜欢,可事实又告诉他不会有那样的机会了。

           不知为何,他觉得那家伙的结局不会只是回归火种源——补天士祭奠甚至想念那个有能力还老是和他拌嘴的老黄,但不是用悲伤和漏清洁液那么简单。

            “别胡说了,补天士——”大黄蜂嘴里塞满食物嘟囔着用叉子指了指对面又在发呆的机,“从刚才我就听到你的通讯在响,他大概挺着急的。”

           荣格!我差点就要忘了他了!舰长祈祷不要开头就要接收来自心理医生的大喊。

            “补天士,这里是荣格,我只是想说一声你不用太急赶来了,想象一下被一台大型机提在手里,不难想到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对不对?”

           荣格头雕朝下,芯如死灰。

           “我真的欠你句道歉——不如等我到了再还怎么样?”补天士再次挂断内线,伸手拍了拍大黄蜂的肩甲:“surprise!你不需要赔偿涂漆了小朋友,桌上留了我的通讯号码,现在吃完这盘能量蛋糕然后去送你的快件,还有要记住…呃,”

          他能怎么避免?劝他不要跟着奥利安·派克斯?补天士自嘲地笑了笑,

         “如果遇见叫热破的tf,记得送他灌高级喷漆。”

          

           

后续一

        号码打通后对面是啰嗦——那个竞速明星,飞过山挺高兴的,大黄蜂显然对此有点不满。

          而啰嗦不得不又算了一个私人通讯频道

后续二

         “这是什么?”热破接过这个和自己看不对眼的小个子递来的喷漆罐问道。

         “见面礼。说实话,我也想不起来为什么要送这个。”